微信 手機版
首頁 > 行業 > 金融 >
百名農民工投訴中成煤炭建設集團欠薪數百萬 2017-10-30 17:59:25  來源:
挖礦洞兩年卻被欠薪數百萬
 “挖礦洞兩年,四川中成煤炭建設集團欠我們近百名農民工數百萬元工資,雖經多年催討,仍以各種借口拖欠……”一段時間以來,農民工代表童佐三、嚴欽文、張光榮等不斷向媒體和有關部門投訴。

本報記者 王曉明
每年討薪,
每年都討不到薪
 
  “我們是福清市江陰鎮的農民工,2013年3月受雇到四川涼山州鹽源縣鹽塘鄉莊子村的鹽源西鋼精煤有限責任公司三井煤礦井巷工程(以下簡稱三井煤礦)挖礦井巷道。2014年9月16日,三井煤礦工程項目部經理黃恒同突然通知我們,工程要停工1個月左右,讓大家回家等候復工通知。然而,一等快3年了,停工期間多次討薪,但均無結果……”農民工代表嚴欽文告訴本報記者。
  據嚴欽文核算,他被拖欠了80400元工資。
  另一班組的張光榮稱,他于2012年3月到三井煤礦操作礦洞空壓機,到工程停工時,項目部已經拖欠他71000元工資。
  “從2013年3月至2014年9月,至少拖欠了我們數百萬元工資。”據農民工代表稱,這期間陸續有近百名工人在四川中成煤炭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成集團”)承建的西鋼精煤三井煤礦進行隧道施工作業,涉及的工種有挖洞、支護、出渣等工作,中成集團只支付了工人2012年的工資。
  張光榮還表示,他和童佐三等另外幾位農民工從2014年9月工程停工到現在,一直在工地守護著價值上千萬元的施工設備,但中成集團至今分文未付。“雖然每年都在討薪,但每年都討不到薪,有些農民工現在靠借錢度日。”
 
項目部承認拖欠
數百萬元農民工工資
 
  為了討回血汗錢,童佐三等人也找過鹽源西鋼精煤有限責任公司(發包工程的業主),但鹽源西鋼精煤有限責任公司相關人員說,與中成集團有合同關系,但與農民工沒有合同關系,“讓我們找雇我們的工程總承包企業中成集團。”
  對農民工的欠薪投訴,記者采訪了項目部經理黃恒同,他說,大家反映的情況基本屬實,為保證農民工工資順利發放,工程開工后總承包企業中成集團從項目部每月工程款中提取了共計90多萬元的“農民工工資保證金暨安全保證金”。
  在采訪中,中成集團指定的農民工討薪工作聯系人——中成集團礦山隧道部的劉躍承認中成集團從黃恒同的項目部工程款中提取了90多萬元“農民工工資保證金”。
 
農民工討薪
為何陷入僵局
 
  2017年春節前,中成集團給本報發函稱,“已將西鋼精煤三井煤礦工程項目部的所有原始資料緊急送回公司進行核實甄別”。
  但不久劉躍又告訴記者,三井煤礦工程項目部經理黃恒同拒不與中成集團進行核賬,所以無法得知中成集團目前還拖欠了多少工資,導致農民工工資無法發放。
  劉躍的這一說法遭到黃恒同否認。
  黃恒同說,項目部的所有資料必須由中成集團的專人管理,為了配合核賬,他曾拿著資料到中成集團礦山隧道部要求核賬,但不知何因,中成集團礦山隧道部拒不配合他核賬。“再說,如果是我不與中成集團核賬,中成集團為什么不向法院提請訴訟,可見‘核賬’只是中成集團拖欠農民工工資的一個借口。”
  今年5月23日,不知何因,劉躍突然改變之前對記者采訪時的說法,稱:“就是黃恒同要求核賬,中成集團也不會與他進行核賬的。”
  至此,農民工討薪陷入僵局,近百位農民工一直無法拿到被拖欠的工資。
 
不要讓農民工
流汗又流淚
 
  農民工們討薪陷入僵局,是否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中成集團與三井煤礦項目部又到底是什么關系?
  據知情的農民工透露,中成集團工程中標后,成了三井煤礦的總承包企業,隨后中成集團把中標的工程全部轉包給并無資質的三井煤礦項目部經理黃恒同組織施工,中成集團通過提取管理費賺錢。
  農民工認為,轉包中標工程,其履行合同的主體發生了改變,屬于非法行為。對于中成集團非法轉包工程這一說法,劉躍予以否認。劉躍對記者說,中成集團與三井煤礦項目部經理黃恒同是“內部承包”的關系。
  對劉躍的說法,記者提出疑問,“如果是內部承包關系,那么按規定,黃恒同必須是中成集團所屬子公司的正式員工,且還得是所屬子公司的法人,那么中成集團能否提供為黃恒同繳交‘五險一金’、工資發放表等憑證;能否提供這份‘內部承包協議’呢?”
  劉躍以財務機密為由,拒絕出示這份最直接、最關鍵的證據,“這是財務機密,無法提供”。
  對此,農民工代表呼吁四川省涼山州和鹽源縣有關管理部門,督促三井煤礦工程總承包單位中成集團立即依法支付農民工們用血汗換來的薪水,不要讓農民工們流汗又流淚。
  而據記者了解,雖然三井煤礦已挖礦洞2000米左右,但這個已耗資數千萬元的礦洞工程于2016年12月19日已被鹽塘鄉人民政府封停了。
  近百位農民工究竟能不能要回自己的血汗錢呢?關于這起討薪事件的進展,本報將繼續關注。
 

相關閱讀:
熱點文章
浙江快乐12玩法规则